0
通知
全部標為已讀
將讀+分享給好友
0

Email Address

56 分鐘

賀照緹

模特兒的神秘世界

《美麗的標價》 為外表定價,一種普遍的潛...

source-fig

2018/10/19

賀照緹

【香港人物】用攝影反擊霸凌 少女攝影師「沉默就是默許」

【香港人物】用攝影反擊霸凌 少女攝影師「...

出處:蘋果日報

source-fig

2018/10/19

李屏瑤

哈佛被控招生歧視亞裔案開審,高校應當取消少數族裔優待政策嗎?

https://theinitium.com/roundtable/20181016-roundtable-global-harvard-faces-claim-bias-against-asian-americans/

2018/10/19

李屏瑤

調整裝錯靈魂的身體,她開台灣第一家偽娘彩妝工作室

【偽娘妝扮師一】調整裝錯靈魂的身體 她開...

出處:鏡週刊 Mirror Media

source-fig

2018/10/19

賀照緹

這種情況再下去,我寧願去死——《用過即丟的工人》

【2018勞工影展】這種情況再下去,我寧...

出處:公民行動影音紀錄資料庫

source-fig

2018/10/19

賀照緹

這是誰的攝影機?

許震唐/直接的庶民觀點:台西村村民攝影創...

source-fig

2018/10/15

READr

【他山之石系列】波蘭新媒體《先驅者》創辦人葛奇尼 ——創業第二年,求生存是唯一目標

作者:吳凱琳
想要了解波蘭的公民科技社群,必定得認識亞庫‧葛尼奇(Jakub Górnicki)這號人物。
大學與研究所唸的是新聞,投入新聞媒體幾年之後,一腳踏入了公民科技領域。2010~2016 年,葛尼奇任職於波蘭地區推動開放政府、開放資料的知名公民組織 ePaństwo Foundation,這段期間中東歐地區重要的公民科技組織的成立,他幾乎是「無役不與」:
◎Code for Poland:運用科技解決公民社會難題的跨領域社群。
◎TransparenCEE:結合非營利組織、資訊科技、與媒體組織,運用科技提升中東歐地區的透明(transparency)與課責(accountability)。
◎開放城市(Open Cities):協助地方政府推動開放資料政策、支援開放資料的執行。
◎中東歐地區個人民主論壇(Personal Democracy Forum CEE):推動中東歐地區公民參與以及資訊透明的年度論壇活動。
2014年,葛尼奇曾入選以獎勵創業家與創新者為宗旨的「新歐洲百大挑戰者」(New Europe Challenger)名單;隨後獲得波蘭媒體《Puls Biznesu》提名為最具創新力的 28 位波蘭人之一。
在公民科技推動者的身分之外,葛芬奇同時也是波蘭國內擁有高人氣的旅遊部落客,他和太太成立了旅遊報導部落格(Podróżniccy),以新聞報導手法撰寫文章、製作影音,推廣「主題旅遊」(theme travelling),例如:探戈的起源之旅、追隨波蘭藝術家維卡其(Stanisław Ignacy Witkiewicz)生命足跡等。
2016 年,葛尼奇決定回到最喜愛的新聞媒體領域,因為「比起擔任大型非營利組織的管理者,新聞媒體才是熱情所在」。
從公民科技領域到新聞媒體,對葛尼奇而言,沒有所謂的轉換問題。「有位朋友知道我的決定之後,隨口說了一聲『再見』。我當下聽了有些不解,他為什麼這麼說?」
「公民科技社群和新聞媒體,都是在做相同的事,我從來就不覺得自己離開了公民科技的社群,進入另一個不同的領域。」對葛尼奇來說,兩者存在著一個共通點:「提供資訊給大眾」。

波蘭的新媒體實驗

近幾年,媒體產業歷經劇烈轉變,公民科技社群的崛起間接引發新一波媒體創業潮,以社群參與為導向,強調「參與」、「開放」、「用科技解決社會議題」。在主流媒體之外,形成另一股不可忽視的新興媒體勢力。
社群——也就是所謂的目標讀者群——的角色,從單純的捐款到提供專業知識、參與報導過程、設定報導議題等各有不同的參與程度。
根據歐洲新聞中心(European Journalism Center)資料庫的統計,目前在歐洲 26 個國家有大約 70 家以社群為導向的中小型媒體。
成立於 2017 年 1 月的《先驅者》(Outriders),便是葛尼奇試圖在波蘭實驗社群導向新聞媒體的大膽嘗試。一開始他便決定,所有內容開放給大眾免費閱讀,再以大眾募資和捐款等方式獲得營運資金。
事實上,這趟冒險之旅原本不在他的人生計劃內,「老實說,19 歲進大學時,當時的我完全沒有想到有一天自己會跑去創業。」葛尼奇笑著說。
回到媒體業,他只有一個念頭:做不一樣的事情。但是,要在既有的大型媒體創新,簡直難如登天。不如放手一搏,從零開始,親手打造他希望的新聞媒體樣貌:
◎國際新聞是「必需品」
對於喜愛國際新聞的讀者來說,看到專注於國際新聞的《先驅者》的成立,或許有種「相見恨晚」的感覺。
當今傳統主流媒體因為營運壓力日增,裁撤人力成了必要之惡,國際特派員毫不意外地會是最先被開刀的一群,國際新聞篇幅逐漸萎縮。
然而,對葛尼奇而言,國際新聞報導是促成不同文化和社會之間的對話與理解的必要條件,這正是他創辦 Outriders 的理想之一。他曾在文章中寫道,「知識才能戰勝恐懼⋯⋯我們不會告訴你該思考哪些事情,但是你們必須取得完整的資訊。」也唯有如此,才能避免被不實訊息所操弄,引發衝突與歧見。
《先驅者》的成立便是試圖另闢新徑,重建國際特派機制,專注於國際性新聞與報導。探討空汙問題的「深呼吸」(Deep Breath)專題便是其中代表作,動用 8 名記者,走訪 9 個國家的 9 座城市,針對單一議題共同協作完成跨國性的大型報導。
「外派」(Dispatch)系列,則是以縱向深耕模式,針對東亞、中東、東歐、拉丁美洲等特定地區,定期推出長篇報導,讀者對於陌生的認識不再只是突發新聞事件中被附帶提及的某個地名而已,而是更深入而全面理解當地的文化脈絡。
◎多媒體互動是品牌特色
多媒體互動敘事早已不是新鮮概念。傳統主流媒體,由於成本、效率、產出量等因素,多媒體互動只能是偶爾亮相的配角,在《先驅者》卻成了真正的主角。
除了出於對科技的熱愛,更多的是實際面的考量,「形式是建立品牌特色的最直接手段,而且可以接觸以及吸引到更多讀者,但也比較費時,」葛尼奇說。大型報導專案,除了採訪寫作之外,若加上設計與程式開發時間,通常得花費 2 ~ 6 個月的時間。
除了網站的呈現,也會依據社群媒體的特性,量身製作適合的呈現形式。例如運用Instagram「限時動態」(Stories)功能,將原本的網頁內容轉換成多段影片,重新組合成完整的故事。
◎不只提出問題,更要有解答
葛尼奇本身是「解困新聞學」(Solutions Journalism)的信奉者。他認為,新聞媒體除了挖掘議題之外,更應該提出解答,才能真正鼓勵民眾的參與,創造正向循環;而不只是揭露問題,引發大眾恐懼、不安與無力感。新聞媒體不該只有指控,而是要促成行動。
「解困新聞學」強調三大原則:
1.定義清楚某個問題
2.盡量列出解決問題的所有可能性
3.比較不同答案的優劣(例如成效與限制)
葛尼奇希望透過《先驅者》的實踐,將解困新聞學的報導形式引進波蘭,改變當地的媒體生態。

新媒體的難題:同時保有速度和耐性

經營新成立的媒體組織,葛尼奇認為最大的挑戰在於:一方面必須保持應有的速度,持續推出新內容、有新進展,讓讀者看到成果;但是另一方面,又得保持耐心,要說服讀者願意付費支持你、並建立長久關係需要時間醞釀。
「只要我們寫出好的故事,讀者自然會來。不是的,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一開始,讀者或許因為新鮮感或出於好奇而造訪,但是若無法持續提供對他們而言有價值的內容,便很難留住人,因此「新成立的媒體通常在 9 ~ 12 個月之後,便會面臨危機。」
儘管《先驅者》開站之初得到相當多正面評價,但成立的第二年才是真正挑戰的開始。「今年會是更困難的一年,」葛尼奇說,「我們的目標只有一個:求生存,其他的都不重要。」
首要之務便是確立遊戲規則,包括如何決定哪些題目適合報導?如何選擇與哪些外部組織合作?應該接受哪些人贊助?目的是為了確保團隊不會犯錯,「因為現在的我們還不夠強大到能夠承受太多的批評。」葛尼奇強調。
另一方面,依靠大眾捐款的籌資模式也增加了組織營運的不穩定性,「往最糟的情況想,或許幾個月之後《先驅者》就不存在,這也不是不可能,」葛尼奇說,「畢竟我們無法像大型媒體擁有穩定的財源,必須時時刻刻有這樣的心理準備。」究竟能走多久,這問題至今不會有百分之百確定的答案。
然而,在專訪的最後,葛尼奇仍舊樂觀地說了一句:「現在是新聞媒體最好的時刻。」在外人看來,他選擇了一條難走的路,但擁有了嘗試的空間和彈性,「不成功不代表必須就此放棄,只要再找到機會就好。」
(圖為亞庫‧葛尼奇,photo credit: cc-by 4.0 g0v Summit 2018)